moon

并不出色。

万千玻璃渣里的一颗糖(相信我)

〔今天列表有小朋友让我写写薛洋洋和晓星星的糖〕
〔为了友谊的小船,我决定按照他的想法来〕
〔道长是攻,不喜勿喷qwq〕

晓星尘失忆了。
薛洋阿箐与他同住在一起。
“我回来了,薛洋,”晓星尘笑着推开门,阿箐并不在。他摊开手掌,里面躺着一袋糖果,“薛小馋猫。糖给你。”
薛洋慢慢走向他,眼神像沉浸在黑夜里一般,晦暗得让人费解。只是晓星尘看不见。
“怎么不说话?”晓星尘有些疑惑。
薛洋一步一步,仿佛从世界极端走来,慢慢地靠近晓星尘,“道长。”
薛洋笑得露出了小虎牙,顿了顿,用极轻的声音道:“你也不干净啊……”
沉寂良久。
有一阵踉踉跄跄的风跌在窗边,温润的光落在晓星尘的发上,跳跃着朦胧的暖色光晕。
晓星尘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攥住了手中的糖果,轻启唇瓣:“什么……意思?”
薛洋凑近他的耳畔,浅浅笑了一声,如蝶羽微扇,飘散在温热的气息里。
“你说……呢?道长。”薛洋小声念叨:“道长,你在外面奔波一天都不洗澡,也不比泥猴阿箐干净。”
语罢,将愣住的晓星尘抱了满怀,撅着嘴轻哼。
“不过,道长什么样我都喜欢。”
风仍然跌跌撞撞的,只不过鲁莽得可爱了些。
面前的薛洋像小猫咪一样傲娇得可爱,懒洋洋地蹭着他的道袍,脸上可疑的一抹粉色延伸到耳朵。
晓星尘寻上薛洋的唇,喃喃道:“嗯,这是今天的糖。”
薛洋感觉唇齿间有春天的花香气,还有一丝暖融融的甜化在舌尖。
道长……什么时候把糖放在嘴里的?薛洋边解着晓星尘的腰带边思考着。
“专心。”
唇瓣被轻咬,晓星尘仍是温柔的模样,压着一只薛小野猫,仔仔细细尝了尝这世间最甜的糖。
——名曰,薛洋。

〔其实我喜欢写玻璃渣的w〕
〔薛洋洋晓星星实在不想虐下去了〕
〔我是新来的写文渣渣〕
〔发糖〕

评论(11)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