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

并不出色。

特特特特别稀饭魔道里的薛晓!!

『薛晓日常』

(一)

自从晓星尘道长身边有了块牛皮糖薛洋之后,他便莫名其妙喜欢上了吃糖。

只是薛洋总爱抢他的糖。

他才不给薛洋吃呢。

某日。

晓星尘听得薛洋出了门,便偷偷摸摸掏出一颗糖果,刚要送进口中…

“道长,我想吃糖。”

薛洋笑嘻嘻地从晓星尘背后冒出来,小狗似的蹭了蹭晓星尘的脸颊。

果然。

晓星尘赶忙张口含住了嘴边糖果,含糊地说:“没有。”

薛洋轻轻捏住晓星尘的下巴,恶作剧地覆唇而上,晓星尘仍没忘记口中的糖,舌尖一卷,躲过了薛洋企图抢夺糖果的攻势。

无耻薛洋。

连他的糖都要抢。

哼。

糖化成了小小一块,在两人口中被争来抢去。

晓星尘拧着薛洋的侧腰,薛洋掐着晓星尘的下巴。

突感腰间一痛。

薛洋嘶的一声,心想到,这可真是痛并快乐着。

愈战愈勇。

抢着抢着,糖没了,两人愈吻愈激烈。

薛洋的手慢悠悠地攀上晓星尘的细腰,暧昧地轻抚,准备吃干抹净身下可口的道长。

心中啧啧赞叹到,道长真甜啊。

“道长!阿箐饿了!”

大门哐当一声撞上墙壁,阿箐蹦蹦跳跳走来,吓得晓星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忙推开薛洋,正襟危坐,忘了阿箐看不见的事实,掩饰性地掩唇轻咳两声:“咳咳……嗯。”

薛洋被推的猝不及防,回头恶狠狠地瞪着阿箐,道:“小瞎子,你来的真是时候。

言罢,舔舔小虎牙,遗憾地冷哼一声。

还没上道长呢。

就差一点啊。

每次办事都有个坏事儿的……都怪这小瞎子。

阿箐做了个鬼脸,拉着晓星尘的道袍,天真无邪地笑道:“道长道长,阿箐饿了。”

薛洋撅嘴,不屑冷哼一声:“走开,小饭桶,道长可是我的。”

晓星尘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别闹了,薛洋。”

薛洋迅速伸手捏了捏他微红的脸颊,同样一本正经地说:“道长,我也饿了。”

迅速低下头,再次吻住了晓星尘。

他饿了。

想吃道长。

嗯……道长的确很美味。

阿箐愣在原地,错愕地看着晓星尘和薛洋旁若无人地激吻。

啊喂。

你们好像忘了个人吧。

这里真正的瞎子好像就只有道长吧啊喂。

欺负她单身。

讨厌。

阿箐心道,为了道长的人生性福,饿肚子就饿肚子吧。

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她慢悠悠地走出了充满暧昧的屋子。

于是晓星尘与薛洋过上了性福的夫夫生活。

“薛洋!!”

—来自“由于一颗糖而不能下床”的道长的小愤怒。

[高举薛晓大旗,为薛晓打call]

评论(5)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