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on

并不出色。

祝生快~我才疏学浅,就别挑语病什么的了qwq

『致亲爱的阿柠』
@大风吹的柠檬渣
这里汤圆(你的小迷妹)
祝阿柠生日快乐~

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呀
起源于你的王者病娇文
茫茫人海里 你的文总是独一无二
(我特别喜欢呀)
每一个字眼 都有着能吸引我的魅力

真好呀
三生有幸 遇见你
会写文会打王者说话也这么有趣
让我这个怯懦的胆小鬼大胆一回:
我想说 你特别好 我喜欢你
(是小迷妹的喜欢w)

每次聊天的时候
你总有一堆剧毒表情包
(此处忍不住笑出声)
只言片语都透着可爱
屏幕背后我不自禁弯起唇角

那小小的聊天框里
你总滔滔不绝
我像从那小小的亮起的屏幕里
窥见了背后的笑颜
与整个温暖世界

虽然学业很繁重
每天回家作业一堆
但总能收到你的一句
“晚安”
这样足矣——
在夜里无星无月时,刹那间心间温暖
或许你看不到
我眉眼弯弯打出“好”

仰头时
窗外霓虹灯很美
照亮了黑暗的远方
好像眼前迷茫的路也不太迷茫了

今天是你的生日呀
最最最好的阿柠
恕我才疏学浅
没法道出你的万分之一


万人非你

或许人都是有缺点的
但你连缺点都很可爱
(我好像一个暗恋阿柠的小姑娘耶)

不管别人怎么说
我都会固执地觉得你超级可爱
(是真的哟)
是非在己 毁誉由人
让他们说去吧
我永远喜欢阿柠

愿你坚守初心
十年如一

听闻你曾经住院
或许你已云淡风轻
但我并不能平淡地听你讲起
(以后要注意身体呀,我希望看到健健康康的阿柠owo)

无……无事献殷勤
给你小心心
生日快乐
恭喜阿柠又老了一岁
(噗哈哈哈)

祝阿柠:
身体康健 万事如意
文笔渐精 天天开心

最后,我想说
我一直在这里

END

鲁班的病娇文w

[渣文笔qwq]
[感谢太太给我的灵感! @大风吹的柠檬渣
“别怕……你的全身上下都是我的。”
鲁班用一如既往冰冷的声音说道,语气却莫名有些温柔。
你迷迷糊糊听见,战栗着从梦中醒来,全身上下尽是冰冷的机械零件运转。
“我……永远服从主人。”
你正准备质问,却脱口而出一声麻木的机械声音。失去意识之前,看见了他面无表情的脸,以及手中拿着的遥控器。
“只要你没有醒来,你就永远是我的。”
‘不。我是人!’
你在梦里歇斯底里地喊道。
可在现实里,鲁班面前,你的躯壳僵硬地微笑着,眼中尽是齿轮在旋转。
“这样就能陪在我身边了呢。”他说。
[希望不要嫌弃啦~]

万千玻璃渣里的一颗糖(相信我)

〔今天列表有小朋友让我写写薛洋洋和晓星星的糖〕
〔为了友谊的小船,我决定按照他的想法来〕
〔道长是攻,不喜勿喷qwq〕

晓星尘失忆了。
薛洋阿箐与他同住在一起。
“我回来了,薛洋,”晓星尘笑着推开门,阿箐并不在。他摊开手掌,里面躺着一袋糖果,“薛小馋猫。糖给你。”
薛洋慢慢走向他,眼神像沉浸在黑夜里一般,晦暗得让人费解。只是晓星尘看不见。
“怎么不说话?”晓星尘有些疑惑。
薛洋一步一步,仿佛从世界极端走来,慢慢地靠近晓星尘,“道长。”
薛洋笑得露出了小虎牙,顿了顿,用极轻的声音道:“你也不干净啊……”
沉寂良久。
有一阵踉踉跄跄的风跌在窗边,温润的光落在晓星尘的发上,跳跃着朦胧的暖色光晕。
晓星尘在死一般的寂静中攥住了手中的糖果,轻启唇瓣:“什么……意思?”
薛洋凑近他的耳畔,浅浅笑了一声,如蝶羽微扇,飘散在温热的气息里。
“你说……呢?道长。”薛洋小声念叨:“道长,你在外面奔波一天都不洗澡,也不比泥猴阿箐干净。”
语罢,将愣住的晓星尘抱了满怀,撅着嘴轻哼。
“不过,道长什么样我都喜欢。”
风仍然跌跌撞撞的,只不过鲁莽得可爱了些。
面前的薛洋像小猫咪一样傲娇得可爱,懒洋洋地蹭着他的道袍,脸上可疑的一抹粉色延伸到耳朵。
晓星尘寻上薛洋的唇,喃喃道:“嗯,这是今天的糖。”
薛洋感觉唇齿间有春天的花香气,还有一丝暖融融的甜化在舌尖。
道长……什么时候把糖放在嘴里的?薛洋边解着晓星尘的腰带边思考着。
“专心。”
唇瓣被轻咬,晓星尘仍是温柔的模样,压着一只薛小野猫,仔仔细细尝了尝这世间最甜的糖。
——名曰,薛洋。

〔其实我喜欢写玻璃渣的w〕
〔薛洋洋晓星星实在不想虐下去了〕
〔我是新来的写文渣渣〕
〔发糖〕

高举薛晓大旗!!敲喜欢薛洋洋晓星星!!

自从吃糖事件之后,晓星尘愈发警惕薛洋的靠近。

然而还是晓高一尺,薛高一丈。

这确实是个美好的日子。

阳光正好,阿箐也在晓星尘身边晒太阳。

……如果没有薛洋的话。

“道长。”

薛洋一边微笑,一边提着篮水果,靠近晒着太阳的两人。

晓星尘一闻其声便绷直后背,正襟危坐,更像个规规矩矩的学生了。他的手指不安地揉捏着衣角,薛洋轻瞥一眼,顿感侧腰一痛。

躺椅宽度刚好呢。

薛洋放下手中的水果,大喇喇地挤在晓星尘的躺椅上,手臂一钩,“温香软玉”便在怀了。

他笑嘻嘻地看着晓星尘脸红,心道,道长真可爱。

看见一旁浅眠的阿箐,薛洋恶劣地在晓星尘耳畔吹了口温热的气息,引得他微微一动,躺椅嘎吱一声呻吟起来。

“道长……”薛洋在晓星尘耳畔喃喃唤道。

“你越正经,我便越想看你脸红,呻吟,哭泣,为我失了平日里的端庄规矩。”

他的声音很小。

小到……浅眠的阿箐也没有听到。

却调戏的晓星尘满面红晕。

薛洋满意地摩挲着晓星尘僵硬的身体,见他不反抗,更加恣意妄为,上下其手。

道长乖的像只猫。

刺激。

晓星尘感到熟悉的温度印上他的唇,却不敢扭开头,害怕躺椅发出响声吵醒熟睡的阿箐。

在他被吻的七荤八素之时,浑然不知,阿箐已经被吵醒很久了。

阿箐悄悄把眼睛睁开一条缝,果不其然,又看见了一幕直叫人自戳双目的激吻大戏。

道长。

你们旁边可是有人的啊。

难道想让我看你们就地进行一百零八式男男姿势大全吗?

正想着,薛洋放下晓星尘,突然望向她,大声叫唤着:“小瞎子,起床了。”

阿箐装作刚睡醒的迷蒙样子,懵懵懂懂望向薛洋不耐的表情。

薛洋懒洋洋地说道:“我和道长有点事,你先自己出门玩吧。”

欺狗太甚了啊喂。

无耻之徒。

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想和她天真单纯善良的道长……

嘤嘤嘤。

……走为上策。

阿箐拿着竹竿,顺变贴心地为两人关好了院门。

仰头看看天,阳光真明媚。

“薛洋!!”

“道长,吃饭吧,我喂你啊。”

“我不想吃。”

“没事,我想吃就好了。道长很美味呢。”

“滚!!”

[道长:我乐观温柔可爱善良固执宽容……但是薛洋我翘李妈!!]
[一个天气明媚的下午道长又虚弱得下不了床了]
[高举薛晓大旗,为薛晓打call]

特特特特别稀饭魔道里的薛晓!!

『薛晓日常』

(一)

自从晓星尘道长身边有了块牛皮糖薛洋之后,他便莫名其妙喜欢上了吃糖。

只是薛洋总爱抢他的糖。

他才不给薛洋吃呢。

某日。

晓星尘听得薛洋出了门,便偷偷摸摸掏出一颗糖果,刚要送进口中…

“道长,我想吃糖。”

薛洋笑嘻嘻地从晓星尘背后冒出来,小狗似的蹭了蹭晓星尘的脸颊。

果然。

晓星尘赶忙张口含住了嘴边糖果,含糊地说:“没有。”

薛洋轻轻捏住晓星尘的下巴,恶作剧地覆唇而上,晓星尘仍没忘记口中的糖,舌尖一卷,躲过了薛洋企图抢夺糖果的攻势。

无耻薛洋。

连他的糖都要抢。

哼。

糖化成了小小一块,在两人口中被争来抢去。

晓星尘拧着薛洋的侧腰,薛洋掐着晓星尘的下巴。

突感腰间一痛。

薛洋嘶的一声,心想到,这可真是痛并快乐着。

愈战愈勇。

抢着抢着,糖没了,两人愈吻愈激烈。

薛洋的手慢悠悠地攀上晓星尘的细腰,暧昧地轻抚,准备吃干抹净身下可口的道长。

心中啧啧赞叹到,道长真甜啊。

“道长!阿箐饿了!”

大门哐当一声撞上墙壁,阿箐蹦蹦跳跳走来,吓得晓星尘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忙推开薛洋,正襟危坐,忘了阿箐看不见的事实,掩饰性地掩唇轻咳两声:“咳咳……嗯。”

薛洋被推的猝不及防,回头恶狠狠地瞪着阿箐,道:“小瞎子,你来的真是时候。

言罢,舔舔小虎牙,遗憾地冷哼一声。

还没上道长呢。

就差一点啊。

每次办事都有个坏事儿的……都怪这小瞎子。

阿箐做了个鬼脸,拉着晓星尘的道袍,天真无邪地笑道:“道长道长,阿箐饿了。”

薛洋撅嘴,不屑冷哼一声:“走开,小饭桶,道长可是我的。”

晓星尘红着脸,一本正经地说:“别闹了,薛洋。”

薛洋迅速伸手捏了捏他微红的脸颊,同样一本正经地说:“道长,我也饿了。”

迅速低下头,再次吻住了晓星尘。

他饿了。

想吃道长。

嗯……道长的确很美味。

阿箐愣在原地,错愕地看着晓星尘和薛洋旁若无人地激吻。

啊喂。

你们好像忘了个人吧。

这里真正的瞎子好像就只有道长吧啊喂。

欺负她单身。

讨厌。

阿箐心道,为了道长的人生性福,饿肚子就饿肚子吧。

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她慢悠悠地走出了充满暧昧的屋子。

于是晓星尘与薛洋过上了性福的夫夫生活。

“薛洋!!”

—来自“由于一颗糖而不能下床”的道长的小愤怒。

[高举薛晓大旗,为薛晓打call]